南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渔民在朝的日子噩梦13天刻骨铭心挥之

2019/09/22 来源:南平信息港

导读

中国渔民在朝的日子:噩梦13天 刻骨铭心挥之不去22日中午,头发修长蓬乱、身上还有股浓烈鱼腥味的辽丹渔23528号渔船船长王利杰等伤势较

中国渔民在朝的日子:噩梦13天 刻骨铭心挥之不去

22日中午,头发修长蓬乱、身上还有股浓烈鱼腥味的辽丹渔23528号渔船船长王利杰等伤势较重的8人在大连金州区人民医院进行复查,虽然返回大连已有一天,但他们仍是一脸倦意,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谈话。

复查完成后,王利杰理去了蓬乱修长的头发、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一扫之前的颓唐。

在中国外交的斡旋下,20日中午,被朝鲜军方抓扣的28名渔民被释放返回。21日,中国三艘被扣渔船和渔民安全抵达大连金州区码头。

当地警方仍在调查此事,理赔工作也在讨论中,目前除了5名渔民在大连金州区人民医院住院观察外,其余人员都已在杏树屯休整。

28名渔民从被扣押到被释放,在朝鲜境内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13天。那噩梦般的13天留下的阴影,至今仍在每位渔民的脸上挥之不去。

中国渔民在朝鲜的日子

危险的124°

5月8日凌晨5点左右,黄海海面,一层薄雾笼罩在海上。辽丹渔23979号渔船上,捕鱼10多年的王志国像往常一样撒下渔,然后爬回船舱整理鱼箱。

突然,一群手持机枪、穿制服的人围了过来,直到这时,王志国才发现有人上船了。

没等他回过神来,头就被人打了一下。这伙人一上船就用枪把敲打王志国和他的同伴们的头部和后背。之后,船上10个人全被关押到船头一个3平方米的小前舱里。

这时,那伙人中有一个翻译模样的人用中文说话了。王志国才知道,抓他们的是朝鲜海军的士兵。

稍晚,同日中午,辽丹渔23528、23536两艘渔船,也在同一海域遭遇到和王志国他们相同的一幕。

“当时我们看到有海军小艇过来,以为他们只是在巡逻,心想反正我们是在中国海域,就没想到开船跑。” 辽丹渔23528船长王利杰回忆说。

据王利杰提供的情况,三艘渔船出事时的方位分别是:辽丹渔23979,在北纬38°07′、经度123°57′海面;辽丹渔23528,在北纬38°05′、经度123°57′海面;辽丹渔23536,在北纬38°18′、经度123°57′海面。三艘船都在临近东经124°海域被朝鲜海军扣押。

“没有办理朝鲜方面的许可证的话,平时我们根本不敢越过124°海域捕鱼,124°是极为敏感的海域,出海的人心中都有这条线。”大连当地的一位渔民告诉。

而辽丹渔23536船长韩强事后向本报强调,“渔船没有驶过东经124度线,这条线是渔民心中一条警戒线,一旦越线,就有被朝鲜军人扣留的可能。”

“我们渔船上都有北斗星雷达定位,在中国海域捕鱼,没想到会被朝鲜扣押。”王利杰说,直到第二天被关押在一个小岛上,看到岛上悬挂的朝鲜海军军旗,他才确认抓他们的是朝鲜军人。王利杰参加过海员证考试,认得那旗。

辽丹渔23979船主孙财辉用笔划了一个示意图告诉:“丹东位于124°22′左右,渔民心中的线就是以丹东经度为基准划定的,认为这条线以西就是中国海域。”

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研究中心专家朴键一此前接受本报采访称,这条线没有成文的规定,而是通过渔民的捕捞活动确定下来的。

他解释说,中朝的海洋划界之所以不能正式成文,是因为朝韩在黄海还有争议海域。只要这个争议还在,中国就无法跟朝鲜划界,也无法跟韩国划界。朝韩仍处于敌对状态,中国和其中之一签订双边条约,都会引发另一国强烈抗议。

垃圾舱里的囚徒们

5月8日这天,三艘中国渔船被朝鲜军方扣押后带离至朝鲜境内。

辽丹渔23979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岛,辽丹渔23528、23536两艘渔船则被关押在同一小岛。王利杰说:“我们两条船平行栓在一起,两侧有两艘朝鲜军方的小艇看守,小艇上有四五个军人手持冲锋枪”。

28名渔民被关押在各自渔船堆放垃圾废品和鱼箱渔的小前舱,这个前舱的面积仅有三四平米,里面逼仄幽暗,臭味熏天,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关了13天。13天里只有吃饭时间可以出来透透风。

“舱门一关上就漆黑一片,只有门缝中能漏进一点光线和空气,白天里面闷得很,喘气都困难,晚上温度又低,没有被子冷得直哆嗦,大家脚搭着脚,根本睡不着。”王志国后来描述说。

“被关在小前舱内,相互间还不能大声说话,有一次我说话声音大点,被朝鲜士兵听到了,他们就用枪指着我的眼睛,用手比划命令我不许说话。”辽丹渔23979船长朱闯回忆。

“如果那些士兵高兴,我们一天就有三顿饭吃,如果他们不高兴,一天只能吃一顿。除了吃饭的时候能出来外,连上大小便都不自由,小便只能在小前舱内用塑料(9715,-130.00,-1.32%)瓶解决。”王利杰说。

辽丹渔23536船长韩强说,朝鲜士兵把船洗劫一空,除了一些值钱的物品、船员的等外,连好点的大米、白菜、土豆、粉丝都拿走了,只留下了发芽了的圆葱。在被关押的13天里,我们就靠一袋次米和发芽的圆葱、咸菜生活。

13天里,朝鲜士兵有时会从渔民中找人出来帮干活,他们稍有不满,渔民就会被暴打一顿。

王利杰船上的康利军是一位老渔民,他的腿被朝鲜士兵打肿,十余天过去仍未消肿。他是黑龙江北安人,老婆和17岁的闺女都在老家。康利军说:“回来后打给家里,读高中的女儿听说经历后在中嚎啕大哭。”

王利杰船上的“大师傅”(厨师)王利宏,一天中午看到朝鲜士兵用中国国旗擦卸下的雷达,非常气愤,就把国旗拿开放在扶手上,之后,到了下午1点多,他申请出来上厕所,在船上的廊道里就被三个士兵暴打,嘴唇被打开了一道口子。

高利贷和赎金

23日,在大连金州区桃园港看到,被朝鲜扣押的三艘渔船空荡荡的,没有悬挂渔旗和国旗。

“船上能拿走的东西都拿走了,每条船的损失在50万左右,现在正是捕鱼旺季,每天正常捕鱼的话,一天捕的鱼能卖一两万元。” 辽丹渔23536船主张德昌说。

王利杰有20多年的捕鱼经历,1998年在印尼捕过鱼,2010年在尼日利亚遇到过海盗。“没想到这次碰到的是正规军,海盗不抢物资,而这些朝鲜兵不仅抢钱还抢船上的物资,连洗衣粉、剃须刀、牙膏、内裤不放过,船上的雷达也被他们拆走换成旧的,比海盗还可恶。”他说。

“今年过年给女儿20元港币做压岁钱,女儿把港币叠成了一颗‘心’送给了他,每当出海想女儿时就会拿出来看下,他们把钱抢走了,我都无所谓,可朝鲜兵连那颗‘心’也抢走了”,康利军说着,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据一位当地渔民分析,可能是由于未缴纳赎金,朝鲜海军便把三艘船洗劫一空了。

王利杰听山东的渔民说,韩国也抓扣过山东的渔船,但只会把船长带走,要求船主缴纳罚金,并不抢船上物资。“可这次被扣的第二天,朝鲜士兵就要我们打给船主交赎金,而不是罚金。”

那些天,张德昌一共接到了三次催交赎金的。9日,接到说需要交40万赎金;11日,赎金减为30万,并说2天不交的话,就把船处理了;15日又接到催交赎金。“实在一下子筹不到这么多钱,如果真把船处理了,那就血本无归,跳楼的心都有。” 他说。

在枪口和“保护费”之间

王利杰曾经听说过,以前越过124°被扣押的渔船只要交了罚金,船就可以回来了。

“捕鱼都是一对船拉,一对船需要三百五六十万,自己买船在民间借贷了270万,很多船主买船都需要在民间借贷。”张德昌告诉,但他不愿透露借贷的利率。

当地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渔民向透露,辽宁大连、丹东一带渔民民间借贷买船的现象很普遍。近些年中国近海渔业资源越来越少,为了还高利贷,有些渔民花钱办个许可证,就可以越境到朝鲜海域打几个星期的鱼。

王利杰也称,当时自己在印尼、尼日利亚捕鱼时,也是中国老板在当地办理了捕捞证,中国老板与当地人士分成。

辽宁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所所长吕超曾经在辽宁渔民中做过实地调查,证明这一潜规则的确存在。“就是所谓的交保护费,有些国家的捕捞证是政府发放的,比如韩国的捕捞证是韩国政府发放的,中国渔民如持韩国发放的捕捞证,便可以在韩国海域进行捕捞作业,但朝鲜却是例外。”他说。

以往大连、丹东一带的渔民为了越界捕捞,都会向朝鲜负责片区的海警办理“捕捞证”,有时候朝方还通过他们的所谓代理人,就是住在中国境内的给他们办事的人,在渔民当中办捕捞证,办一个证收费几万元,从5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但这个“捕捞证” 并不是朝鲜政府方面批准发放的,而是某个部门为了创收搞小金库而发放,渔民拿着这个证就可到他们管辖海域捕捞,这个现象很多年前就已经存在。但这个证并不是合法的,朝鲜海警只能保证在某片自己管辖区域内不抓持证的渔民。

“往年朝鲜扣押中国渔船现象很多,每年都会发生,这次之所以引起关注,主要是这三艘渔船在中国海域捕捞而被朝鲜扣押,还有就是这次赎金高得离谱,以往只需交20万赎金就可以了事,这次却要交40万。”吕超说。

微信小程序报价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微信小程序商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