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小说易水后传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南平信息港

导读

“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治行。”——《史记》    荆轲在等的那个人,就是我。  如今不是寒冬,而是盛夏,然而,这里的水,却

“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治行。”——《史记》    荆轲在等的那个人,就是我。  如今不是寒冬,而是盛夏,然而,这里的水,却依然是那样寒冷,寒彻心扉,就好像当年一样。因为,这里是易水。当年,我的朋友荆轲,就是在这里,踏上了西去的征程,去那暴秦之地,去做那件他觉得很有意义的事情,那就是,刺秦。  本来,我应该和他一起去的,但是,他却没有能够等到我,于是,只能一个人匆匆上路了。其实,荆轲不知道,我并不是没来。我早就来了,当他在易水旁,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时候,我就躲在不远处的那片芦苇丛中,看着他。  悲凉的歌声刺破了我的心灵,在那一个瞬间,我真的是很想冲出去,对他说,等一下,等我一起去,秦舞阳少不堪用,还是我去吧。但是,我终还是忍住了,没有现身。我看见荆轲茫然四顾,他的眼神很迷茫,我知道,他还在等我,我用手捂住了嘴巴,忍住不哭出声来,他此去必亡,我知道这点。  我也知道,如果我就这样躲在这里,没有迈出这一步的话,从此以后,就算史书中没有留下我的真实姓名,也一定用“贪生怕死”这四个字,作为我的代名词。我并不怕死,人之死,有的重于泰山,有的轻于鸿毛,而我,不能这样轻而易举、不明不白地就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明白,在没有弄清楚这些问题之前,如果我死了,那就只能是死不瞑目。  荆轲,我知道,说再多的劝阻之词,你也不会回头了,因为,为了你的刺秦壮举,已经有太多人牺牲了性命,田光、樊于期,还有那些为了试徐夫人匕首而死的侍者,你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性命,承载了太多的期待,你已经别无选择,我知道,所以,你一定得去,你一定会死。  而我能做的一切,也就只有在今后,每年的这一天,来易水边,为你洒一碗清酒了。这个习惯,从你死后,一直延续到现在,每年一碗酒,我已经敬了你十几碗酒了。哈哈哈,我知道,你在九泉之下一定在怨我,怨我为什么这么贪生怕死,还不下来陪你。对不起,荆轲,我也想,也想像你那样白虹贯日,死得其所,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死,因为,暴秦还没有亡,我又怎能死呢?荆轲,你信吗?能够亡秦的人,一定是我。虽然,我已经老了,老得已经拿不起剑来了。可是,谁又说灭秦一定要用剑呢?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那天我之所以没来的原因,是因为我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叫做聂盖。  那是一间敞亮的房间,聂盖坐在屋子的中央,斜睨着我,我挺剑傲立,没有露出一点胆怯的神色,虽然我知道,他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号,“天下剑”。  我们就这样,良久伫立着,谁也没有说话,更没有动手。我不想先动手,不是因为我胆怯了,而是因为,在杀他之前,我有些问题想问他,可是,又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你,是来找我比剑的?”聂盖微微一哂。  我知道,那表示他看不起我,我并不在乎,等到我的剑刺穿他的喉咙的时候,他就会知道后悔了。  “你还没有资格和我比剑。”他依旧是那样微微笑着,他的剑,就放在案上,可是他的手,却伸向了酒杯。  “你也是这样对荆轲说的吧。我倒要问问你,我们没有资格,谁又资格和你比剑?”我拔出剑,用剑尖指着他。  “不,荆轲根本就不配跟我说话,所以,我只是瞪了他一眼,他就害怕得逃走了。”聂盖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一定是你说了什么羞辱他的话,他觉得不屑于再与你较量,所以,才会走的。”我不相信他说的话,荆轲怎么可能会逃呢。  “你不相信吗?可这是事实,所有看见这件事的人,都可以作证的,我为什么要骗你呢。”说着,聂盖又拿起酒壶,满满地斟了一杯酒,不慌不忙道:“他根本就只是一个莽夫,不懂剑,所以,也不配和我比剑。”  “他是莽夫?”我气得手发抖,“荆轲是莽夫?他是个大英雄!聂大剑客,在你躲在这小屋子里头饮酒赏舞的时候,他已经在准备灭秦的大计了。”说到这里,我猝然停下,差点将荆轲刺秦之计泄露了出去,要是这样的话,就完了,那我就非杀聂盖灭口不可了。  聂盖听了我的话,却是仰天长笑,轻蔑地说:“他能想出什么灭秦的大计啊,无非就是一人一剑,刺杀秦王而已。”  我大骇,竟然被聂盖猜到了。  “嗯,他也只能想出这样的计策来了。”聂盖说着又拿起了酒杯,笑道:“你说,什么样的剑法,才是真正天下的?”  我答不出来,只是握紧了剑柄,准备好了应战,我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等待着聂盖突然向我发起进攻。这时候,就见聂盖将手中的酒杯向空中抛去,我微微一愣,目光情不自禁地就看向了那空中的酒杯。聂盖一跃而起,转瞬间就来到了我的面前,他的手里擎着一把长剑,双眼注视着我,那凌厉的眼神让我全身都动弹不得。他并未抬头,只是向上刺出了一剑,那剑不偏不倚,正好扎进了空中那只酒杯的杯底。美酒从杯中溢出,他仰头,将那空中倾泻下来的酒,都喝进了嘴里。  这一剑,够快,够猛,够准,的确是厉害,但是,这还不是我惊愕的地方,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用的竟然是我的剑,是那把我一直紧握在手里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到了他的手中,我直到现在,才发现了自己的手已经变空了。  “我这样的武功,你以为如何,是不是能够让你打消想杀我灭口的念头了呢?”聂盖笑着,倒持太阿,将剑还给了我。  他居然看透了我的想法。望着他清澈如水的目光,我终于明白了,荆轲为什么被聂盖瞪了一眼,就匆匆离开,不再比剑了,这世上有一种力量,叫做看透世事。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样的武功,你以为如何?这样的剑法再好,也只不过是庶人之剑罢了。”聂盖坐回了原来的位置,道:“更何况,荆轲的剑法,根本不行,太差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和鲁句践都不愿意和他比剑的原因。”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道:“可是,太子丹已经为他求来了徐夫人匕首,那把匕首,削铁如泥,而且,喂有剧毒,所以,我相信,他只要能够划破秦王一点点皮肤,就一定能要了秦王的命。”  聂盖看着我的眼睛,娓娓道来:“就算他能够杀得了秦王,他还能杀得了全部的文武大臣吗,能杀得了全秦国的兵士吗?其结果,秦国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君王而已,而这个君王,为了报仇,很可能会加快剿灭六国的进程,他个下手的,必然就是燕国。”  我语塞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过了良久,我方才道:“那,依你说,怎样的剑法,才能灭秦。”  聂盖哈哈大笑,道:“我只是一个剑客,说白了,也是一个莽夫,只不过,比荆轲看得稍微透一些而已,你问我灭秦之计,那我也说不出来。不过,你可以去找一个人,或许他会知道。”  “谁?”我欣喜若狂地问:“我要去找他。”  “就是你刚才提过的那个徐夫人。”聂盖道。  “什么?徐夫人,就是那个铸剑师?”我有些困惑了,怎么会是他呢?  “你刚才问我,谁有资格和我比剑。或许,这个世上,也只有徐夫人有这个资格了,如果,他肯和我比的话。”聂盖长叹了一声,道:“去吧,他住在城郊的那片竹林里,如果你能见到他的话,可以问问他这个问题。其实,我也很想知道,究竟如何,才能剿灭暴秦啊。”  徐夫人居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我没有想到。于是,我向聂盖拱了拱手,就打算离开。  “等等。”他却叫住了我,道:“把你剑尖上的那个酒杯留下。”    我很容易地就找到了那片竹林。竹子我见过不少,但是如此叶细枝劲的竹子,却还是次看见,到处都是一片片的绿云,遮住了我的望眼,霎时间,我有一种迷失的感觉。四周没有路,只有根根修竹,披山连谷,一阵微风吹来,掀起层层的绿浪。一时间,我有这样的一种感觉,要是每天能够闲对数竿青竹,了此残生,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啊,能门对幽篁,此心自足。  唉,我正值年少,怎么突然生出了这样避世的念头呢。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那就是,我很可能迷路了。这片竹子,密密麻麻的,地上根本就没有路,身穿褐色葛布衣服的我,投身在这竹林中,就好像是沧海一粟一般。我有些着慌了,看来,这徐夫人还真不是寻常人啊,莫非这竹林中隐藏着河图洛书的秘密,所以,才会呈现出如此变幻莫测的阵法?  是啊,我太小看徐夫人了。就在我长叹一声,萌生出些许退意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远处传来悠扬的琴声,那琴声,高、清、虚、幽、奇、古、淡、徐,果然是人间啊。然而,听见了这样的琴声,我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我听说过高山流水的故事,子期在伯牙的琴声中听见了巍巍高山和汤汤流水,而我呢,我从琴声中,听到的只有寒气。  然而,就是这样的寒气,却反而激发了我继续前进的勇气,我循着声音,继续前进,倒是要看看,这徐夫人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在琴声遏然而止的时候,我正好看见了远处的三间茅屋,是了,徐夫人,一定就躲在此处。于是,我昂首阔步,走到了近前,推门就进,没有丝毫犹豫。屋子里头,是一整套的铸剑工具,有风炉,有铁砧,还有些我认不出的东西。一个垂发的老者,正坐在旁边,闭目养神,看见我进来,他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我是特来向你请教的。”我知道,这一定就是徐夫人。是的,徐夫人是男的,他为什么会叫“徐夫人”,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你要问什么啊?”那老头淡淡一笑,凝视着我,我发现,他的眼神,和聂盖竟然一模一样。  “我想向你讨教,灭秦的方法。”我恭恭敬敬地说着。  “灭秦?我只知道灭老鼠的方法。”说着,那老头就站了起来,走到风炉旁添炭,我发现他走路居然一拐一拐的。  令天下剑客聂盖倾慕的人,难道竟然是一个瘸子?而且,还如此装疯卖傻。  那老头嘟嘟囔囔地说:“我会灭老鼠,老鼠讨厌了”,说着,便哼唱了起来:“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我眼前一亮,这老头话中有话,莫非……  这时候,就看见他伸手在风炉中将炭灰拨出,这时候,那炭火还燃烧着,可是,他居然徒手就将炭火拨了出来。我终于敢确认了,这就是徐夫人,他不愿搭理我,所以,用一手上乘的功夫想将我吓退。可是,我又岂是这么容易就会退缩的,他越是厉害,我就越是要和他比试比试。想到这里,我猛地拔出宝剑,向他的喉咙刺去。在我的剑刚要碰到他肌肤的时候,他突然就冲着我跪了下来,嘴里大叫着:“英雄饶命啊,英雄饶命。”居然吓得连眼泪都下来了。  这,真的是徐夫人?就在我一迟疑的时候,我听见在不远处的竹林里,又传来了琴声,这不就是刚才的那首曲子吗?我大惊,要是那是徐夫人的话,那眼前的这个又是谁呢?  “你不是徐夫人?”我将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哭天抢地地说:“不是,小老儿只是一个看炉子的。”  “那你如何能够空手入火?”  “要是你像我一样,看守炉子,看了几十年的话,你也可以的。我亦无他,唯手熟耳。”  我哭笑不得,回头看看窗外,纵身一跃,从窗口飞出,向着那琴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我的眼前只有竹子,竹子,竹子,哪里有人影呢?可是,琴声依旧在前方,前方,前方。没有路,好吧,无路就是路,我挥舞长剑,一阵猛砍,也顾不上什么章法了,在这一瞬间,我与山野樵夫一般无二。  “徐夫人,你在哪里?你给我出来!不要躲躲藏藏的了,我,我要和你比剑,就算死在你手里,我也无怨无悔。”我向着茂密的竹林狂喊,此时的我,已然失去了理智,忘了我此行的目的。我是谁?我是一个在咸阳酒肆狂饮高歌的人,我是一个在洛阳桥畔挥剑厮杀的人,我是一个在燕市歌坊屠狗斗鸡的人,还有什么,是我怕的吗?  “我知道你想找到一条路,可是,也不用这样吧。”一个如空谷黄莺一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从来都没有听见过,这个世上有这么好的声音。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比琴声更好听,能够让人的心融化。我听说,荆轲也曾经遇到过一个能弹一手好琴的人,那是太子丹的侍女,他夸赞那弹琴的有一只好手,太子丹就将那女子的手斩下,送给了荆轲。太子丹是个不解风情的人,这样的手,只有长在美人身上,那才是有价值的啊。就好像这声音,一定要出自一个美人的嘴,才合乎道理,我一定要见到这说话的人。  就在我停下了劈砍的瞬间,我前方的竹子,就好像是被一把宝剑削过一般,齐刷刷地在我的身体两侧倒下,然而,我却没有看见,究竟是什么将它们劈断的。一条路,闪现在我的面前,这里本没有路,但是,无路就是路。  我的面前,席地坐着一个美貌的女子,我想不到应该用怎样的词来形容她的美,人们都说妲己和褒姒是美的,可是,就算是她们,也比不上这个女子,更何况,那些人身上的美,是妖媚,而这个女子,则是冷艳。 共 662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饮食能帮助泌尿结石治疗吗
昆明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癫痫病去哪好
标签

上一页:读书歌

下一页:一只鸟栖息在孤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