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行走自然

2018-09-15 10:42:33

光阴蹉跎,世界喧嚣,我自己要时刻警惕,在人生旅途上保持一份童趣和闲心是不容易的。

——周国平

乐山、乐水,行走自然。自然有大美为不言,欣欣然。

我不喜每次游玩总是风景名胜,亦不希望走出钢筋水泥的笼子后再走入“商业家承包的文化”牢笼,那样我心里已经大约鲜有新鲜感了。每次寻访,总是险远的野山;每次走入,我总带着纯洁的情愫:最原始的敬崇与谦恭,去寻访创世初的自由与平静。小径上若可见的鸟兽印迹,此地山草蓊翠,怡了多少踏梦人的脚步,我也便寻梦。

行走自然,最好的时机莫过于暾将出兮东方,曙光初透时分。我视界里的一切景致都宛若害羞的女子,轻轻揭开脸上的纱丽,醉意的红晕,好一番享受。丝丝懒洋洋的芒刺不缓不急的游来,将人缠缚,不耀眼却是犀利的。这就是我所要阐释的襁褓状态,给人以破茧新生的错觉。众生、佛祖都宛如襁褓里的婴儿,在阳光的洗礼下,总在寻找一个舒服的姿态。是谁怯怯地睁开双眼,想要看清这世界、却泯含着一份羞涩,戴得一份温柔。

以路人的心境,我叩醒了这山、这水、这涧,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入。走入这初晨淡雅的画中,突然间发现自己不免有些唐突,紫衣装恍若鬼魅,曳荡的身影,穿行于山水中。若有画师,必会头疼于这不协调的色调,转念间抹杀掉。由着心中的痴念,向山作了一揖,乞求原谅,也便起身拾步,踏出这番似有预约后的叨扰。

漫步登上山顶,空气是如此清新、沁脾。我发现自己的灵魂愈发纯净了。冥闭了心神,以广博的心去获得挣脱一切,一切足以超越平凡的力量。

感受四周摸着而来的风,在树梢,在山谷缠绕、交融;感受心底的火种,那生命的火焰慢慢燃烧,燃尽我的躯壳,飘散在辽阔的天空,无边的旷野。飘落在春天的土地上,在雨水的滋润下,看着它破土、发芽、迅猛的窜长,获得生命的礼赞;散落在夏天的枝头上,看着含苞的蓓蕾在阳光的照耀下,羊脂、细润、幽香阵袭;散落在秋天的云彩上,彩霞之巅,彤阳尽染,燃尽一切芳华;散落在冬天的河面上,着我银装,塑我冰心,看世界纯洁本质。

从远处传来的鸟叫声将梦的幻思穿透,片片碎落的残片直往下压,远地的丘陵都给埋没了。我渐渐地清醒。这时候,横空的长虹从前山的凹处吐出来,两山相拥弓起了她的腰身,七彩的影子横亘在清潭水面。山坳处的松柏还游弋在薄雾中,山石也被烟霞蒸着,偌大的白莲花在头顶流动,成群的青山躲在明岚中。我以为这一切都是隐匿在我心底某所房子角落里那些零碎的夙求,从未料想她迸溅得如此强烈。庆幸的是,面对种种,我与脚下的山棱平静而从容。

此刻,我不知是我在山水中,还是山水本来就潜藏在我脑海里。站在山巅巨石上,向着广阔的田野,用我的破锣嗓子一次又一次的高声呼喊,寂静而辽远的音韵在山野中流转,千万种不同音质的应唤声回应我,婉转而又悠扬的频频送回来。不禁让人感到诧异,原来是多么呕哑噪杂的音质,自然却如何将它镂刻得如此精致和优雅?

“没有什么比自然更美、更坦白和更真诚的了。”在醇透如蜜的阳光下,所有的生命都应约前来,同时欢呼、同时起舞,这四野的生命包含的是多么纯正的欢愉。那一刻,我心中仍留有泉水叮咚的回响,在山林中放牧着我的少年时光。

我不是游人,亦不是归客,我只是顺着自然的节奏生长、茁壮、成熟,孩子般小心谨慎的处处检省亦安静而又美丽的收获,哼着我自己的歌谣:

在已逝时光的记述里

这是一道风景

更是一段美妙的记忆

聪明的你们

如果可以

愿你们记起

……

郑州塑料桶
上海运动休闲产品
时代城效果图-中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