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阿Q先生的周记摘编

2018-09-15 10:22:35

200x年第X周新世纪人生

1

新春伊始,阳光明媚。难得的好时光,沐浴其中,全身舒坦起来。

今天我就要搬进新居了。说是新居,其实就是新的租屋。前几天我刚通过招聘进入一所学校,自然需要一个蜗居。我们这城市还好,小地方,蜗居还是有地儿,勉强应付得过来,比起挤进大城市的蚁居们来强多了。我还真有点不明白,蚁居们非得挤进花花大都市不可。据说还有罐居的,在大油罐里,不知啥滋味。在大都市,声光电气辐射以及药剂素等污染源一应俱全,亚健康比比皆是。不过,遇事要多检讨自已,他人勇于竞争,富有激情,不像我如此中庸。生活理念各异,嗟乎!

这次招聘,还蛮有趣味。我平生第一次听闻。在我的想象中,招聘应该是通过笔试、口试,逐步淘汰,择优录取。招聘人才挺严肃的事。连快男快女也都筛了又筛,筛得哭哭啼啼。可是,学校招聘人员却出奇招。据说是一种创新,也有人说是一种敛财,说法不一。管它呢,我现在最最需要的是一份工作。求职求职,求爷爷告奶奶,“求”才是关键词。尤其在眼下,是人找工作,而不是工作找人。我得掂掂自己的分量,端正自己的求职态度,否则人民币永远跟我拜拜。我毕业已经快一年了,父母亲耗费生平积蓄供我读书,而我现在还在四处奔波,流落街头,我得赶快找份职业,负起家庭的责任。那些人的创新也好,敛财也罢,我想那是社会问题,体制问题,与我有何相干?我一介草民奈何不得,何苦为此自寻烦恼。市场经济也许就是这样!以往殿堂里学的政治经济学还得由现实的市场来检验。市场嘛,经济嘛,我想怎能跟钱财分开呢?市场经济的繁荣不就是银元铜板堆积起来的倒金字塔!它们本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天然的纽带,怎能把它们扯开?是的,永远扯不开!

我听说,那些人招聘的创新,自出现一位新的法人代表(即副院长,当时正院长空缺)开始。我也曾听说过,在我之前受聘的人员也都这样经历过。他们跟我等一样,笔试、口试样样无可挑剔,但那只是表面文章,关键的一试在后头:交费。别小瞧这最后一试,有的人真栽了,不管你的笔试口试顶呱呱:非人人都愿意交费,或者付得起。当然还是有不少人和我等受聘人员一样都愿意交费,勉强付得起——急于求得职业。我等毕业生的心理都让他们摸透了。

交费的名目是什么,我记不起来,名称很长,难记。其实,可怜的毕业生心情都一样,急需一份工作,只得付出。权当再交一次学费,去记住那个名目干嘛?这“学费”有人交了,进来,有人不愿意交或者付不起,对不起,走人!现在不是有一种时兴的说法,什么:失败了就当做交一次学费。我交一次学费,换来一份工作,比起那些失败者,我这个受聘人员受益多了,何乐而不为?且那些人也算人财两得。用时尚的话说,叫“共赢”。呵呵,奇招得胜!

只是有一点,让人心里有些不平。听说交去的“费”不入学校小金库,而是进入法人代表那位副院长的私囊。不过,我不该想那么多,更不该随意揣测,那是领导的安排,最重要的是我要保住得来不易的饭碗。有害于饭碗的话不说,有害于饭碗的事不做,有害于饭碗的想法不去想。这才是头等要事。干好自己份内的事,做好本分,才是正事。这是父辈们也是领导们常教导的。

2

有了职业,找个落脚点,就是前面所说的新居——租屋。三人合租。一套三房,一人一个小单间。我们三人都满意。这样的蜗居当然比起大城市的“蚁居一族”强十倍。只是单间虽小,租金却赶上伙食费了。但我还是知足了。因为我知道,当今的就业,比起高考的独木桥,还要窄,还要脆,还要不可靠。一不小心,断了,折了,崩塌了,饭碗也就丢了。现在的饭碗全是纸糊的,不得沾水,不得碰撞,不得受到挤压,脆弱得很,不堪一击。因此,工作生活一切都要将就,一切都要知足。“知足常乐”嘛,几千年的古训不可不牢记。这是古今中外亘古不变的绝对真理。足矣!乐矣!

现在有了新居,一切也就就绪。可是,同事们知道之后,非要我们庆贺“乔迁之喜”不可。我们这是“乔迁”吗?是租屋呀!同事们都知道的。大家心照不宣,还不是……吁!应酬呗,我想通了,正常沟通嘛。自从应聘交了学费以后,我什么都看开了。还是那句话,市场经济嘛,哪能跟孔方兄扯不上关系。

好吧,好歹我等三人也已是职业人,比起还在落魄的毕业生胜出一筹。那就三人合议,三人合伙共同分担。噢!对了,现在得先来介绍我的两位租屋舍友。

3

一是阿O。他老家在乡下,按过去说法评为贫农。家壁四空,典型的农村无产阶级。像他一样的千千万万个贫困家庭,具有开放意识的人,现在大多进城成了农民工,尽管还在水深火热之中。他是幸运的,得了一张大学文凭,算是农民工中的佼佼者。以后要是再走运一些,就彻底摆脱贫农窘境,摘掉无产帽子,成了真正的白领。今后就看阿O的造化了。现在没有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分,有的只是农民工、城市贫民、平民、白领或者中产阶层及富豪等等的区别。如今,已不时兴阶级成分了。市场经济下,工农大众只是弱势群体,无权无势,无钱无财,在市场经济中处处碰壁。

阿O是个幸运者。踩上了独木桥,搭上了幸福之方舟。不过,这今后他得含辛茹苦,也许还需忍辱负重。这次交上的“学费”,就已经倾其所有,父母亲当农民工多年的积蓄化成该院长的私囊。怨不得人,怪不得谁,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另一位是阿P。家住城里,比阿O强多了。父母都是小公务员,虽然旱涝保收,但却寄人篱下,常常要看人眼色。父母一筹莫展的怨妇样儿,阿P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还颇有志气,发誓非翻身不可,不能在社会地位上老是跟在他人的脚后跟。他感觉到父母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虽然父母看来已很知足,随遇而安常挂在嘴上。但绝顶聪明的他还是窥探出父母内心的忧怨。他俨然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气概:“不!我要拼,要超越,我要让人匍匐在我的脚下!”很有野心!这也是他看到父母几十年寄人篱下的遭遇而喷发出的无比怨恨和宏伟气概!都是人,为什么我就该在他人麾下当人家的马仔?“我发誓要改变我的命运!”壮志冲天!我想他说得到也会做得到的。

阿P从一进学校开始,他就为自己的远大抱负——改变马仔命运而奋斗。这是我认识他的第一天就听到他发出的铿锵誓言。所以,在他再次为工作付“学费”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眼睛不眨,慷慨解囊。他想望自己一旦出人头地,就要十倍、百倍地夺回来。他知道一旦失败就要付出代价,但他甘冒风险。因为他曾向我和阿O描述过他小时候的冒险故事和斗争精神。我相信他的实力和竞争精神,就没去记住他的冒险故事的情节。他的逻辑是:风险越大,回报越大。他愿意付出代价,为了出人头地。

4

一样一样的费用,我们这三人已是囊中羞涩。尤其是阿O,他已经苦不堪言,又不愿因请客再让父母忧虑和增加负担,只有硬着头皮就近求“财”。他向我请求援助,而且一再声明。一定尽早还你,第一个月的工资就还清,一定的,一定!

我们三人只是就职于同一所学校,偶遇认识,共同需要而凑合在一起,共租一套房,原先并不认识。我们既不是毕业于同一所高校,又不是老乡,非亲非故。刚一认识,就开口借钱,我看得出,朴实的阿O肯定十分尴尬和难堪,肯定是夜不成眠苦思深虑出来的。

我很同情阿O。我家境比他好,自己又有点存余,理所当然要解囊相助。客气啥?我们这是缘分!不要紧的。我本来还想多安慰他几句。区区小数,何足挂齿!先拿去用用,过后再说。话还没出口,我又吞回肚里。想想这是我一周的伙食费,我还并不宽余,还没具备说这种大话的资格。当然,最后还是出手相助。怜悯和同情是人的最宝贵的本性,更何况同居一室也是一种缘分。

其实,阿P比我宽裕,为什么阿O不向他求借?我当然不能这样过问。但是过后的一天,阿O主动向我道出他的想法。我知道阿P比你阔,我原先也想找他借钱。但后来看他那眼神,我话还没出口,自己又缩了回去,我最终还是放弃,而向你求助。我也说不清缘由,总觉得不是事儿,也许他早就感觉到我的意思。他太机灵了,阿O苦笑着。不过,你可不能跟他说这事,我们三人还要在同一屋檐下!对对对!我赶紧应道,同一屋檐下!

5

开宴了。席间,酒过三巡,同事们满足了。平时大家也难得有这样的牙祭机会,我等三人都很淡然,就让大家兴致一番,席上可以享受平时难有的氛围。于是,客套话一茬接着一茬:

咱们同在一条船上喽!今后要精诚合作!

咱们都拥到一座桥上了,以后要携手同行!

咱们今后就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更要团结战斗!

就差没有同穿一条裤子。我真佩服大家,包括我自己,真是老道,酒喝多了,还不会说漏了嘴,特工的好材料。不过,我想想也是,这所学校待遇好,的确很难钻进来。门槛高,条件多。世间任何事都是付出和收获是等价的。上帝永远是公平的!

请多关照!请多关照!阿P点头不断,一副谦卑的样子。但我还是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两个字——冷漠。

相互关照!相互关照!关照呼声一片。

阿O紧锁双眉,默不作声。我猜想他在盘算着如何应对今后的饭局。

我还是一副淡定的神态。既来之,则安之。我坚信,市场经济中不可避免的事仍然还会重演。

瑞士编码器
福建国际货运代理
世景华庭效果图-怀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