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蓝小说过桥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南平信息港

导读

伪满“康德”七年盛夏,由于连降暴雨,致使伊通河水猛涨,眼看就要出槽,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多山镇座落在伊通河北岸,它与对岸云山县的唯

伪满“康德”七年盛夏,由于连降暴雨,致使伊通河水猛涨,眼看就要出槽,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多山镇座落在伊通河北岸,它与对岸云山县的交通要道就是横跨桥两岸的那座窄小的独木桥了。  平时,无论谁过桥,只要发现对面有人先于你跨上桥头,你就得止住步,待人家走过去才能上桥,这早已成为约定俗成的过桥规则了。  这天中午,前来观看水情的多山镇居民陆续回家了,只有俩人尚未离去,一个是年轻牧羊人“孟羊倌”,再一个就是镇警察分署副署长山本一田。孟羊倌的东家是财主刘大发。他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富翁,家私万贯。刘大发“黑白两道”都熟,山本一田自然是他的座上客,俩人经常在一起喝酒,赌钱,抽大烟,逛窑子什么的,亲如兄弟。因而,孟羊倌早就认识山本一田,俩人见面总是打招呼。  就在孟羊倌准备收拢羊群回去的时候,只见家住镇西门外的孤老婆子张王氏自河南乞讨归来。踏上桥时,张王氏乍一看见桥下那汹涌的打水,顿时头晕目眩,两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无奈何,她只得趴在桥上,艰难地向前爬呀,爬着……  将近桥中央时,桥板忽然剧烈地摇晃起来,吓得张王氏赶紧趴在那里了。  少顷,张王氏抬头观看,只见山本一田从桥北头蹦蹦跳跳地迎面走过来了。她立刻明白了一切,不由地心头火起,暗自咬牙切齿地骂道:“山本一田,你不得好死!”  这时,山本一田来到张王氏面前,笑嘻嘻地道:“张老婆子,你不是要过桥回家去吗?那好,现在你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说完,他便叉开两腿挡在那里了。  张王氏听罢没言语,眼里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山本一田又道:“你不这么做,说明你根本不想过桥嘛!那你不就是存心阻挡我执行公务的去路吗?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死了死了的!”说完,他抬起左脚恶狠狠地朝张王氏的头部踢去……  恰在这时,孟羊倌赶着羊群经过桥北头。看到这情形,他立刻抛下羊群手攥赶羊鞭,快步跑上桥,边跑边大声道:“山本太君,你不能这样做,你听我说……”说着,孟羊倌赶到近前。他刚要开口,山本一田已经猜出孟羊倌想要说什么了。随即,山本一田停住脚,摇摇头道:“我的不能返回桥北头给张老婆子让路。她的过桥容易,只要她从我的胯下钻过去,不就完事了吗?”  孟羊倌听罢,气愤已极。但他却强压怒火,委曲求全地道:“山本太君,现在我要是从你的胯下钻过去,你能返回桥北头,让张老太太快点儿爬过桥去吗?”  “可以。“山本一田爽快地答道。  事毕,山本一田并未兑现诺言。继而他看着孟羊倌竟然狂笑起来,边笑边两眼露出凶光道:“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你倒信以为真了。”说到这儿,山本一田把脸转向张王氏,道:”我看你倒挺惜命的。哼哼,现在我要送你上西天去!”  说完,山本一田掏出手枪,对准张王氏就要开火,孟羊倌手疾眼快,挥鞭打掉了山本一田的手枪,然后飞起一脚踢中他的小腹,山本一田站立不稳坠入河中,一股激流将他卷走了……  几天后,孟羊倌被县警察署抓捕归案。在刑场上,副署长松下清张“嘿嘿”笑着对孟羊倌道:“现在,你要是管我叫一声‘爹’,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我操你八辈祖宗,你这小日本儿不得好死!”孟羊倌听了,不假思索地破口大骂道。  “……”松下清张听了,不禁恼羞成怒。随即他一挥手,一群警犬疯狂地蹿上来,当即把孟羊倌拽到,但他至死也没有喊叫一声……                 共 13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吸烟酗酒患不育几率高
昆明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