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荷塘】鸡血玛瑙(戏曲)

2019/09/14 来源:南平信息港

导读

[幕内人喊马嘶,战鼓声声。[启幕一排排明军上场,战旗飘飘,呐喊声声;一列明军兵卒持刀过场。[一队兵卒上场排列两侧;朱元璋上。太子朱标

[幕内人喊马嘶,战鼓声声。
[启幕一排排明军上场,战旗飘飘,呐喊声声;一列明军兵卒持刀过场。
[一队兵卒上场排列两侧;朱元璋上。太子朱标、刘基、李善长、胡惟庸等人随舆轿后上场;
朱元璋(目视)众爱卿,就此为止,请回朝吧。
众人(跪地)吾皇万岁,万万岁!吾皇多保重!
朱元璋(唱)戊申年登基百废待兴,王保保扰边陲华夏不一;
御驾亲征朕收拾金瓯,挥鞭重整河山青史传留。
众人(跪地)吾皇万岁,万万岁!
朱元璋:李爱卿啊!
(唱)身为钦定监国首辅大臣,负宰相之重任是国之干城;
东宫太子年轻多多辅佐,临太子如临君面事事谨慎。
朱标:父皇,孩儿遵旨!(稽首)祝愿父皇早日凯旋!
李善长:臣遵旨,呕心沥血,万死不辞。
朱元璋:刘爱卿啊!
(唱)御史中宰乃是次辅大臣,建国创业在朝德高望重;
辅助皇儿就如随朕勤政,为国事操劳我能放心。
刘基:伯温遵旨!伯温稽首!(起。手捧起一部《大明律》,追光照定刘基。)
(唱《大明律》乃是立国之本,宫中府中弊绝风清。
[幕内喊起驾!
[追光照定《大明律》。灯暗。

场 宵夜鸡血玛瑙
[应天府。一轮明月悬挂天空。
[御史台中堂。诏狱牢房。
[月光照着牢房内。追光照着李彬身穿红色的囚衣,脸色苍白,披头散发,抱膝蹲坐地上。
[李善长着便衣上,开门进去。他来到牢里。李彬抬头望李善长时,满面流泪。
李彬(哭声)叔父……叔父救我,叔父救我呀!
李善长(沉脸,冷冷的)你真的收了别人的三千两银子?
李彬(诚恐诚慌得点头,匍匐在李善长的脚下,仰起脸,泪流满面;追光照定。)叔父……
李善长(叹气)你怎么这么糊涂呀?按照《大明律》的条文,贪污六十两白银者杀无赦,你,你竟贪了三千两,够砍你五十次脑袋!
李彬(哭声)叔父,叔父,叔父啊,侄儿要这三千两白银是另有用处呀(抱腿)您,您不是不知道,侄儿一年的薪俸只有一百八十石大米呀……叔父――
李善长(大怒)一百八十石大米还供养不起你吗?(踢李彬)畜生!
李彬(音悲)叔父,您不知道呀,我娘身上的痈疽又开始溃疡了,老人家疼得在夜里都哭叫不已啊,有一天,胡惟庸胡大人介绍来了一个了一个郎中,他手上有专治我娘的背上痈疽的玳瑁啊,我为了救我娘我就豁出去了,就收下了人们的三千两白银,去买人家的玳瑁……叔父啊……
李善长:噢,原来,原来是这么回事!(低头下视,哽咽地。)你这个蠢材,咋不早点给叔父说……[追光照定李善长和 ;灯暗。
[刘基书房。一盏油灯亮着。刘基在灯下读书。
[幕内喊:禀报中宰大人,李大人来访!
刘基(惊起)噢,有请!
[李善长一身便装上。
李善长:刘中宰,本相深夜来访,叨扰您休息啦,还望见谅啊。
刘基(笑)不妨,不妨,老夫熬夜熬惯了,一向休息的迟。李大人请!
李善长:刘大人先请!
[二人进门;坐定。
刘基(唱)李相国深夜寒府来访,必有军国大事要议……
李善长:不,不,(干笑)刘中宰公而忘私,清廉勤政,是我大明出了名的,让老夫佩服啊。(语速缓慢)本相深夜来扰,是奉了太子之诏谕来见刘中宰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的匣子来,打开,一块鸡蛋大小的鸡血玛瑙殷红如血,鲜润红光闪闪。)本相听说刘中宰患有肝目之疾,老夫做事喜欢“当日之事当日毕”了,不爱延误,所以就连夜送过来了。(把把匣子轻轻推到刘基面前)哈哈!
刘基(肃然,无语。又从紫色匣子里取出鸡血玛瑙,托在掌心欣赏。)国相总是惦记老夫啊。
李善长(微笑)本相已经让人鉴定过了,这块鸡血玛瑙乃是百年难遇的啊!
(唱)这玛瑙价值连城万金难求,切小块研成细末寒泉冰水浸七日,
滴入瞳眸目明心爽驱肝火,中宰常享用把它快收起呀快收起。
刘基(把托在掌心的鸡血玛瑙放回匣子里。)李相国啊,自古言道:“无功不受禄”老夫自觉功微德薄,不敢接受相国的美意啊,还请相国大人见谅!
李善长(尴尬,色变)看来,刘中宰对老夫还是见外了啊!
刘基:岂敢,岂敢。(忙摇手)李相国多心了。
李善长(捋胡,严肃地)刘中宰既然对本相无见外,老夫有话就直说了,近,近日中书省李彬这件事,闹得我心里十分的烦恼呀!
刘基(漠视相视。背身)哦?
(唱)李相国深夜来访原是这伎俩,屈膝赠宝妄想把网中鱼儿放。
他为朝廷重臣同是开国功臣,刘伯温牢记君言怎能乱朝纲?
李善长(背负双手,踱步)
(唱)刘中宰默默无语相国心恐慌,救侄命脱蟒袍屈尊黑夜来访。
李彬:他父也是创业忠臣良将,与兄与侄赔情我是理所应当。
(踱步,二人转过身来)刘中宰――
刘基:噢,李相国,这,这使不得,使不得啊!
李善长:(唱)我兄长忠心为国怎能落个杀子绝后,
他当年尽忠戴主本相应为他香火留。(哭状)
刘基:(唱)以情废法以私毁公大明会风雨飘摇,
李彬: 做事辱祖宗危己身世人皆羞丑。
李善长(唱)刘中宰高谈阔论压老夫,法律不外人情乎?
李彬:母是我的兄嫂,身患痈疽银两少。
贪银违法心存孝道,望中宰发慈悲性命饶。(作揖)
刘基:(唱)我学包拯遵法私情无,你效仿孔明挥泪斩马谡。(向李鞠躬)
法正国泰皇上百姓敬重您,九泉兄长理解您良苦用心。(向李鞠躬)
李善长: 你,刘基……(举拳砸桌,见桌上一本《大明律》,停住。)唉――告辞!
[追光照着《大明律》,灯暗。

第二场 祈雨法雨寺
[在妇女凄惨的哭声中,徐徐启幕。
[李善长中堂。李善长端坐中央,下跪一群妇女哭啼。
众妇女叔叔不把人救出来,咱们就跪到死!(哭)
李善长:起来,都起来,叔叔答应你们。(叹气)
[妇女们叫着退下。
[李善长的管家上。
管家甲:老爷,胡惟庸大人来见。
李善长:(叹气)他来干啥?(站起,摆手)不见,不见!(管家甲下)
[幕内胡惟庸的声音:我求得一壶“寒潭玉液”,想过拒绝了,恐怕要后悔的,哈哈!
[管家甲迎胡惟庸上。李善长迎,客套,坐。
李善长:请沏上一壶龙井茶来,老夫与胡大人好好聊一聊。(叹气)
胡惟庸:(微笑)李国相为何叹气?(从腰间取下茶壶,递给管家)这是华雨寺清晨寅交卯时的“清冰潭”里取来的“寒冰玉液”,有劳管家煮一煮,是清心宁神的好茶啊。(管家甲提壶下)
李善长:唉,胡大人真是个有心人啊!难为你想得这般周到呀!
胡惟庸:那里,那里,下官担忧相国近来身体不适,今日特来问安,想过为何叹气?
李善长:李彬的妻子、小妾们,嫂子吴氏车轮般的纠缠不休啊……
胡惟庸:李相国原为彬哥一事焦急?可去找过刘中宰刘大人?
李善长:(点头,又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刘基的臭脾气,九头牛肚拉不转身啊。(叹气)
(唱)他要我遵律法大义灭亲,他要我遵纪守法表率臣民。
李彬:儿自作孽难以活命,本相只作空悲惨老泪纵横。(哭状)
[管家甲提茶壶上。斟茶两杯,下。
胡惟庸(看茶杯,抬头,大喜)李相国,您看着茶水……
李善长:茶水?茶水有啥看头?
胡惟庸:相国,江南大旱一连三个月了,不是缺水吗?为何乘雨花寺祈天求雨之良机,帮彬哥脱狱?
李善长(大喜)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胡惟庸:我就是为这事来的。
李善长:哈,哈哈!喝茶,喝茶!(笑着喝茶)
胡惟庸:我先去法华长老那里一趟。
李善长(点头)把这块“鸡血玛瑙”给法华送去!喝,好茶,好茶啊!
胡惟庸:好的,我去!
李善长:喝,好茶,好茶啊!
[二人笑声中灯暗。
[金钟长鸣声,念经声中启幕。
[雨花寺大殿。法华站在众僧首位;右掌当胸而立,左手捻动佛珠,双眉低垂,两眼似闭非闭。
[李善长、刘基、胡惟庸等臣随太子朱标上。
法华(迎)殿下祈雨盛典举办的空前绝后,是感天善地的大善举呀,老衲以为的善举,莫过于大赦天下,体现上天好生之德。(捻动佛珠。)
朱标(惊)大赦天下?那要放赦多少犯科作奸之徒?
胡惟庸:殿下不必过于惊骇。所谓“大赦天下”其实只是赦放应天府各牢狱中在押的囚犯就行了。
李善长:应天府是大明国都,是天下的心腹地带,代表四海九州。
胡惟庸:对,赦放应天府的囚犯,就是大赦天下。唐太宗时,已有先例。
[朱标回头看看刘基,无语。刘基眼光看别处。
胡惟庸:殿下,六部尚书都上奏折啦,全部同意大赦天下。(招手示意)
[一宦官捧上一沓奏折上。朱标扫了一眼,挥挥手。宦官下。
法华(作揖,双掌合十)殿下,老衲保证,释放群囚,广施仁政,冥冥上苍必定会响应殿下的的善举而降大雨解灾的。阿弥陀佛,善哉。
朱标(仰天一叹,摇手。)回宫再议!
[幕内喊:圣旨到,东宫太子接旨!一卒急上,钦差后至。
钦差东宫太子接旨!
朱标(整衣,跪地。)吾皇万岁,万万岁!皇儿接旨。
钦差(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闻听太子欲为民祈天求雨,朕心甚悦,甚为赞许。为体上苍好生之德,且依相国所言,应天府狱中诸囚,能赦则赦,斟情处置,彰显我朝惠泽黎庶之恩。钦此!
朱标(接旨)吾皇万岁,万万岁!
[李善长、胡惟庸嬉笑;刘基满脸忧色。朱标把圣旨转给刘基;追光照定刘基及圣旨,灯光锁定黄色的圣旨,灯暗。

第三场 秉律斩李彬
[刘基书房。一盏油灯亮着。
[管家乙站在旁边,手提着茶壶。
[桌上放着圣旨;刘基细细的看着;抬头,沉思;拿起圣旨再看。抬头站起,沉思。踱来踱去,站住,又踱,忽停住。
刘基:殿下还有什么话带来?
管家乙:殿下要我转告先生说,李相国搬来陛下的手诏,只怕李彬的事有些难办了。
刘基(沉默片刻)依你之见,此事至此,该当如何主张?
管家乙从手诏上看,“能赦则赦,斟情处置”,陛下的另一层意思是,不能赦则不赦啊。陛下一向在惩贪肃奸上是铁面无情,今日为何在李彬的事上却束手缚脚的?
刘基:陛下也为难啊!(抬头看天,叹气。)
(唱)前方战事吃紧系全国,筹供粮饷事急如救火。
三军安危全系中书省,战局胜负全靠李相国。
此关头怎么能以小失大,区区李彬激怒李相国?
(白)罢了,罢了!
(唱)《大明律》颁布不到半载,李彬冒头贪赃试法网;
天下百姓看刘基如何主张?手持《大明律》正气激昂!
(白)这一刀就让老夫替陛下砍下去吧!
管家乙:哈,想想不到刘先生不仅有神机妙算之智,而且有此万夫莫当之勇,钦佩,钦佩啊!
刘基:夜也深了,你就快休息去吧。(管家乙欲下)慢,你今后要谨言,再不要府外行走,我看,你明天就离开这里,回家去吧,李彬一案,我一人独挡。
管家乙(哽咽地)先生,您……
[灯暗。
[东宫正殿。
[东宫太子坐正中座位;李善长刘基、胡惟庸等官员站立两旁。
朱标(巡视两侧臣工)诸位臣工,花雨寺华法长老提出在举行祈天求雨盛典的同时,必须大赦天下。怎么样个赦法,请各位各抒己见,议一议。
李善长[李善长干咳嗽几声,胡惟庸会意,出班。
胡惟庸(跨前一步)殿下,法华长老所提之事,已成惯例,不必再议。赦囚之事,势在必行。
(唱)唐太宗义释囚徒千秋留美名,劝说殿下效太宗赦天下恩威并施。
我大明朝一段佳话名炳青史,百姓拥护百官信任安稳朱氏社稷。
刘基(跨前一步)殿下啊!
(唱)唐太宗释囚徒欺世盗名,法律竟成了一纸空文。
今年大赦明年又是小赦,《大明律》尊严置何处?
大明朝用何物治国理民?大明朝用何物治国理民?
(白)殿下啊!老臣认为,大赦之事,实不足取,请殿下摒之不理!
朱标(点头)对,这……
李善长:哼,哼!(甩袖,上前,向刘)你……
胡惟庸(甩袖,向刘)你……刘基此言有违上苍好生之德,刻薄寡恩,令人闻之心寒啊!
胡惟庸(吼)这是故意扰乱陛下钦定的祈雨盛典!
朱标(看刘基)对,这……
刘基(举笏)殿下呀,法华乃是妖言惑众!
(唱)天道赏善罚恶为公正无私,诛奸邪为民除害不可昧心自欺

共 574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幕三场戏。作品围绕着相国李善长为就自己的亲侄子李彬而四处求情枉法一事展开。这李彬因贪污银两三千,按照《大明律》当诛问斩。可是,叔父李善长在前去探监的时候得知,侄儿是因为要给母亲治病而受贿。鉴于此种情况,李善长千方百计的想求得皇上赦免侄儿。但是又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便想用鸡血玛瑙贿赂刘基刘中宰,结果遭到拒绝,后又遇到下属胡惟庸,两人商定借助皇帝为当年旱情祈雨而奏请赦免李彬。然而,太子朱标却在祈雨的法雨寺殿内长跪不起,使得其他官员也不敢起来,与此同时,坐在监斩台上的刘基按照《大明律》午时三刻斩掉李彬。这是一出情与法的较量,这是一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一部充满正能量,行贿必受惩罚,一部很有警示意义的戏剧,值得品茗细读,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清风淡雅】
1 楼 文友: 2015-01-07 09:14:24 感谢作者赐稿给【荷塘】!问好!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2 楼 文友: 2015-01-07 09:14:55 作品围绕着相国李善长为就自己的亲侄子李彬而四处求情枉法一事展开。这李彬因贪污银两三千,按照《大明律》当诛问斩。可是,叔父李善长在前去探监的时候得知,侄儿是因为要给母亲治病而受贿。鉴于此种情况,李善长千方百计的想求得皇上赦免侄儿。但是又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便想用鸡血玛瑙贿赂刘基刘中宰,结果遭到拒绝,后又遇到下属胡惟庸,两人商定借助皇帝为当年旱情祈雨而奏请赦免李彬。然而,太子朱标却在祈雨的法雨寺殿内长跪不起,使得其他官员也不敢起来,与此同时,坐在监斩台上的刘基按照《大明律》午时三刻斩掉李彬。这是一出情与法的较量,这是一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楼 文友: 2015-01-07 09:15:22 【荷塘】有你更精彩!期待老师佳作连连!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4 楼 文友: 2015-01-07 20:44: 4 是创作版本,还是改编版本,是根据戏剧做的剧本嘛?学习学习。新生儿眼屎多
幼儿眼红肿痛
宝宝中暑症状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