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1082008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南平信息港

导读

“准备好了吗?”    “嗯,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给你办的干净利落。”说完,他系好安全带,缓慢的攀上了铁架子。    “哎!你急啥,先下来在

“准备好了吗?”    “嗯,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给你办的干净利落。”说完,他系好安全带,缓慢的攀上了铁架子。    “哎!你急啥,先下来在这合约上签个字。我们事先声明,攀爬铁架是你完全自愿,一切事故后果自负。东西取下来后,我们付钱给你。”    他略微迟疑了一下,这那是合约啊,根本就是一纸“生死状”。108米高空,万一失手掉下来,肯定会摔成肉泥。可是,2008块钱的酬金太诱人了,是自己累死累活两个月的工资。再说,儿子今年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有了这笔钱肯定能很快凑齐学费。思索再三,终,他还是在这份合约上签上了名字。    再次攀上高架,他伸进怀里摸了下那个护身符。护身符是妻子在庙宇求来的。作为一名环卫工人,经常穿梭于车辆飞奔的大街,难免会出现磕磕碰碰。所以妻子在临行前弄了个护身符,祈求保佑他平安幸福。    南涝北旱,颗粒无收。听老乡聊天,说城市好赚钱,城里人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只要你努力干人家就给你。他心动了,庄稼户都是实在人,肯定赚不少钱。打包行李,挥手作别,跟老乡踏上北去的列车。老乡原来说的是建筑工地,可他没什么技术,又不愿留下干个小工,老乡只好又托人找了个环卫工人的活。    生活跟老家一样貌似一汪死水,日出而作,月落而息。闲暇时偶尔想念下老婆,嘈杂的鸣笛声让他莫名的恼火,使他不能想过电影一样想念老婆的样子。串遍了熟悉的大街小巷,看惯了熟悉的陌生面孔。清晨,路上的落叶多了起来。阳光铺在上面金灿灿的,像老婆做的鸡蛋糕里酥外嫩。嗯,秋天了,离儿子开学还有十来天,发了工资刚好凑够学费。    一个小孩子跑过来喊了声“爷爷,早上好!”,眨眼间,不见了踪影。胡子几天没刮貌似变老了,如果儿子不读大学,孙子应该也这么大了。    人应该和羊群一样属于群居性动物吧,要不怎么会有村落、乡镇、城市。不远处有一堵“人墙”挡住了他的去路,人们守着一铁塔嚷嚷着什么。扎进人群,其中一个人在喊“有没有敢上去取下来的,酬金500元。”顺着别人的指引才发现高耸入云的铁塔上挂着一个皮包。    “干啥呢?”他小声问道。    “唉!你不行,都这么大年纪了爬不上去的。”一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人不耐烦的说。    “是飞机在高空遇到寒流,需要扔掉东西减轻飞机重量,不巧一富翁弄错把标书扔了,恰巧挂在铁塔顶端,现在宣赏爬上去拿下来的人”。他抬头望了望铁塔,阳光有点刺眼,皮包像只蚂蚁似的挂在顶端。几个小伙子禁不住诱惑争先恐后的爬了上去,不到十米就两股颤颤退了下来。“爬那么高,钱那么少不好办啊!”有人哄抬着价格。“1000元!有没敢上去的。”话语刚落,呼啦一群人蜂拥而上,但很快又纷纷退了下来。­    “哎哟,吓死我了。这么高真给摔残了!”一小伙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边往下退边喊叫着。­一不小心踩空跌了下来,摔的呲牙咧嘴。这小伙子一闹,更没人敢靠近铁塔。“1500,有没有!”那人开始涨钱。人群中几个毛头孩子禁不住诱惑,又开始摩拳擦掌,但终都被家人阻拦下了。­    “2000,谁敢取下来我给两千元报酬,谁敢上?!”那人貌似有点震怒,但话语里更多的是祈求。转眼间已经过晌午了,人群开始散去,没人敢上自然少了那股热闹劲,再说也到了午饭时间。­    看到无人再敢尝试,那人一直在一旁打电话;一会大喊大叫,一会又唯唯诺诺。“酬金2008,到底有没有英雄好汉!”现场不知怎么变成了如火如荼的拍卖会,又貌似一场独角戏,曲高和寡。    或许口误吧,酬金只提高了八块钱。可话音刚落,他跌跌撞撞的挤到人群前大喊“我上!”“算了吧,大爷,就您这身板!”那人有意提高了嗓门。人群里不时传来一阵阵哄笑和尖叫声。正当壮年的小伙子都办不了,更何况他已鬓角斑白,背部微驼。但他执意要试试,那人拗不过去又没合适人群,抱着“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想法同意了。    于时,出现了开头的一幕.他签完协议,系好安全带,准备攀上铁塔.站在高耸入云的铁塔下,他显得是如此的渺小。缓缓爬上铁塔,一米,两米,十米……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断有人起哄。“下来吧,别断了你的老命!”“活不耐烦了是吧,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撑什么能啊!”他不去理会别人的叫嚷,径自往上爬。    一口气爬到30米高空,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过度紧张,此时的他已汗流浃背。听城里人说听音乐可以放松心情,他系好安全带,掏出随身携带的收音机,打算听会音乐放松下继续攀爬。    “该死!怎么会是这歌!”收音机里正播放陈红的《常会家看看》。“嗯,差不多半年没回家了,是该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快要秋收了,他们母子俩肯定忙不过来。”不行,他发现自己走神了,吓得打了个冷颤。看了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必须赶在天黑之前取下提包.    继续攀爬,思绪却再也集中不起来.一不留神,身体像离弦的箭一样飞速滑落,下面传来一阵阵惊呼和尖叫,有人闭上了双眼.脑海里不断闪现老婆忙碌的身影;儿子在家整理开学的行李;老家即将收割的玉米地;真的要跟他们永别了。睁开眼,看到了西斜的夕阳,婉若展放的玫瑰;车水马龙的大街,次第亮起的街灯。假如自己有双翅膀,假如当初自己不见钱眼开,假如……    身体停止了坠落,下面传来阵阵欢呼和呐喊。他睁开双眼,摸了下随身配带的护身符,幸亏当初系上了安全带,否则真摔成一摊肉泥。整顿思绪重新起程,当初的嘲笑声变成了助威和呐喊.有的人甚至动用了扩音器和荧光棒为他打气。    70米,80米,90米高空铁塔上筑着一个大大的喜鹊窝,几只嗷嗷待哺的小喜鹊张着小黄嘴叫个不停,大喜鹊在他头顶来回盘旋,仿佛也在为他助威呐喊。他爬的更加带劲,忘记了浑身的疲惫。    100米,104米,108米。他迅速拿到包,无心去欣赏城市美丽的夜景,把包挂在脖子上小小移移的往下爬。    着路的那一瞬间,下面早己是欢乐的海洋。无数镁光灯冲他闪来,他忍不住要吐出来。    富翁接过皮包,握手致谢,然后点钱,随后钻进车里消逝在人群。    人群逐渐散去,他终还是吐了出来。瘫坐在铁塔下,仰望着高耸入云一闪一闪的信号灯泪如泉涌。    许久,擦干泪水,推着三轮车消逝在夜暮当中……­ 共 252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逆行射精的原因知道多少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五言诗东风画艳阳

下一页: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