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早醒的桃花

2018-09-14 09:40:19

我想念一朵小花,那朵早醒的桃花。

——题记

残冬季节,世界颓败了,天地间亮丽的色彩全部熄灭。

小院里那株矮小的桃树落尽了叶子,苍黑的裸枝守着它身上丑陋的疤痕,伛偻在一个荒秽的角落,卑怯而孤寂。

我站在院子的一角,想念着一朵小花儿。

这是一朵早醒的桃花,它曾经开放在这株树的一根枝条上,灼灼的颜色将我照亮。至今它那轻柔的枝条还拂动着我的记忆,使我舒畅难禁。

那时天空正阴郁。这座被世界遗忘的小院,守着一隅冻土冬眠,白昼和黑夜同样的寂寥,没有色彩,没有生命的消息。

而这朵花却骤然开放了,它独立在枝头,大胆地舒展娇小的花瓣,畅舒生命中的芳香和颜色,露出新鲜的浅笑,这死寂的世界顿时洋溢着生气。它张开纯真的眼睛,看着这寥落的小院,看满院秽土和残枝败叶,看那白寂的墙和苍灰的楼房,它的眼神越过萧索的栅栏,投向那冥漠的茫茫天宇。

那茫茫的天空却连同在它的覆盖下的万物都冰冷地斜睨它,这朵早醒、早开的桃花。它太小、太轻、太弱了。

但它毫不羞怯,只是忘我地染红自己,红得那么深,那么浓艳,那么让人陶醉。红得肆无忌惮,无遮无掩。

它就在那棵丑陋矮小的桃树的粗枝上,独自营造着自己的世界,充实着自己灿烂的年华,享受着自己美丽的生命。

它控制不住这喜悦,笑出声来,声音是那么甜蜜柔和,在昏睡中的枝条和所有根须都听到这声音。于是生命在粗糙的树皮下波动、流淌,会聚成娇嫩幼小的花蕾,开了一朵又一朵。一簇簇,一团团的花在瞬间开满了枝头,占领了所有的枝条。

于是,随着一缕和煦的春风,所有的花朵在枝头欢快的摇摆。于是,招来了一滴滴晶莹的露珠,被满树的桃花染红。于是,吸引了一群群蜜蜂和蝴蝶,依偎着那满枝的笑靥倾听那甜蜜而销魂的诉说。

春天真的来了。沿着开花的土地,春风吹着口哨。从河边的柳树上摘一片嫩叶在园中的杏树上掐一朵小花。

在河里浸一浸,在空中摇一摇,于是,欢快的旋律就飘荡起来了。

春风的哨音在青色的树枝上旋转,它鼓动着小叶子快快生长。

风筝在天上飘,春风的哨音顺着风筝线,顺着孩子的手,把快乐吹到了孩子的心中。

新翻的泥土闪开了路,滴着黑色的油,春风的哨音顺着犁的镜面滑过去。

春风吹着口哨,满山遍野地跑;在每个人的耳朵里,灌满了甜蜜的声音。

但那朵最早开的桃花在这时却隐没了。向它的追随者,模仿它的颜色和姿态,却拥有和分享着春天。它开放过一阵,最先孤独地香过,红过,美丽过,但连它自己都没留下记忆,就消逝了。

迎面又吹来一缕春风,在这春暖花开的时节,我想念它,我悼念它,这朵早醒的桃花。

浙江发饰品
哈南之星120-140㎡户型图-哈尔滨
白粉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